連一代水墨大師都讚不絕口的極味海鮮 富基漁港最火紅的名店推薦 春金活海產

Let's share!

Last Updated on 2024-04-01 by 梁 震明

這是一間擁有30幾年歷史的富基漁港著名店家春金活海產,起初只賣活海鮮,後因緣際會而開起海產店,雖有代客料理,但一般饕客都是現點現吃,因為這樣才能吃到品質最棒的活海鮮料理。

春金活海產餐廳位於富基漁港楓林路上,算是整條路上最高點的店家,視野也相對較佳,附設停車場,環境寬敞,每到假日總是高朋滿座,好不熱鬧。

以前在北藝大唸研究所的時候,就會跟當時還是女朋友的老婆,偷偷來富基漁港買海鮮吃海鮮,吃過最大隻的花蟹,也就是在富基漁港吃到的,當時的價格若是記得沒錯,大概是一隻1500元左右。不過說真的,吃過台灣各地海產,如果要吃花蟹跟三點蟹,還是富基漁港的品質最好。

遙想當年富基漁港,最熱門的吃法,就是先到下方的漁港,買最新鮮的活魚蝦蟹,再帶著買好的它們,走到上方有代客料理服務的海產店,請店家現場料理,收費通常是簡單的清蒸料理,大概是100元起算。可惜偶爾會發生一些消費糾紛,例如有顧客覺得是吃到冷凍過後的螃蟹肉質,認為是店家偷偷的將活的換成死的,口感才會變差,也因為這樣,當年大多是直接買海鮮回家料理,很少在富基漁港四周的海產店用餐,直到遇到恩師才敢在那裡點餐來吃。

三十多年前,李義弘恩師與師母移居三芝海尾山莊,為了讓來訪的貴賓及學生,可以吃到北海岸最值得一吃的美食,正港活蹦亂跳的海鮮,師母都會特別跑到富基漁港購買蝦蟹,而且一次還買好多,所以才結識了江春金老闆。後來原本就是江老闆自家土地修建的餐廳,起初是由親戚經營,但因身體因素,想要轉手,就在這樣的因緣際會下,正式接手經營起春金活海產。簡單的說就是師母先認識賣海產的老闆,後來因為老闆開了海產店,當然師母就不買海鮮,直接帶恩師、貴賓及學生來春金活海產吃海鮮。

春金活海產點餐區

停好車找好座位,就可以走到點餐區點餐,因為春金活海產仍有攤位在漁港處販售,故不用擔心不夠吃,如果店裡沒有,也可以隨傳隨有。而這裡的收費方式,是先挑海鮮,秤重後,再代為料理,所以最後的消費金額,是會再加上料理的費用,因此建議多以清蒸和川燙方式料理即可。畢竟都來產地消費,當然要吃盡可能保留原汁原味的海鮮料理。

這種陳列各種海產的方法,跟下方賣生鮮魚產區的地方有點類似,階梯式排列,而海水是從放鮮魚或龍蝦的水族箱流出,並不斷的注入到較低的水盆裡,好讓所有的海鮮依舊保持鮮活度。

春金活海產的海鮮為何會好吃?就是因為老闆懂海鮮,知道怎麼挑,怎麼選,品質絕對是當季最棒最肥美的,所以在這裡用餐,是不需要過度料理的,也不會偷斤減兩,或是將活的換成死的,也因為有口皆碑,生意越做越大,許多名流都指定要來吃他們家的海鮮呦!

從三點蟹,吃到花蟹,再吃處女蟳,最後也吃過石蟳和海戰車,而石蟳的料理比較複雜一點,清蒸完後還須烤一下,這樣蟹肉才會更有香氣,當然吃來吃去,還是對海戰車比較懷念。

除了活的海產,也有販售一些用碎冰冷凍的海鮮或魚雜。因為講信用,價格實在,服務親切,所以其實到這裡用餐,真心建議可以請老闆或點菜員工推薦,這樣更能吃到當季最棒的海鮮料理。

這三個水族箱所用的海水,是江春金老闆特別用高檔設備過濾過的,水質清澈,也不會有異味,所以就是要讓您吃得安心。

春金活海產室內用餐區

李義弘恩師的墨寶「常鮮」,也寓意嚐鮮,就高掛在店內的顯眼處,象徵恩師與江老闆絕佳的交情。

這家店絕對是我吃過最多次的海產店,多到難以計算,當然也是託恩師的照顧,才有如此的口福,而恩師對吃絕對是行家,也很喜歡吃日本料理,當年恩師在台北忠孝東路的住家下面,就有一家日本料理店,幾乎回到台北,都是直接到樓下吃。此外例如台南土城海產店的處女蟳、豐原夜市的正兆蚵仔煎以及雪花齋的綠豆椪等,都是經過恩師與師母的介紹才知道的。

李義弘恩師來春金活海產用餐,通常只坐兩個位置,一個就是墨寶下方的座位,另一個就是這次我們一家人在戶外用餐區坐的那個位置。

春金活海產戶外用餐區

李義弘恩師來此用餐,起初會自備桌巾、酒杯和餐具,後來就索性放在店內,如果學生與家人前來用餐,也會開放給學生們使用。

戶外用餐區桌數為六,在天氣晴朗的時候,可以邊用餐邊欣賞海景,相當的不錯。

春金活海產美味海鮮餐點分享

這道涼拌海菜,酸辣可口,相當的下飯,幾乎每次到春金活海產用餐必點餐點之一。

因為是手採野生海菜,所以風味絕佳,清爽開胃。

春金活海產挑選的沙蝦品質真的沒話說,碩大又肥美,彈牙又好剝,感覺蝦肉快要把蝦殼撐爆了。

這道川燙活蝦,一吃就能明顯感受到春金活海產,對於每種海鮮的來源掌握或品質要求,是超越許多海產店的,能端上桌的,也絕對是精挑細選的,所以恩師會這麼愛來這裡吃,是有原因的。

好久沒有吃到這麼好吃的海瓜子了,難怪當年超喜歡來春金活海產點海瓜子來吃。

與恩師到此用餐,大多是在傍晚時分,就定位後,便是先開紅酒,而趁著醒酒和等菜餚上桌的空檔,閒話家常。不過我們最喜歡與他開的玩笑,就是說春金活海產餐廳的柱子(台語),很多是恩師奉獻贊助的。

海鱸魚是用二吃的方式幫我們料理,魚頭和部分魚身是做成味增湯,至於清蒸的魚肉,真材實料,肉質細膩,入口即化,且無任何異味。

盤底的醬汁,也是春金活海產的特色之一,記得當年恩師不斷的提醒我們,可以拿來攪飯(台語),千萬別浪費。

如果要說春金活海產料理的最大特色,就是不僅僅會挑,還會適度的烹煮,料理的方式簡單卻不隨便,廚師們對於每道菜的口感,無論是川燙、清蒸、涼拌、鹽酥、碳烤、紅燒和三杯都掌握得恰到好處,也因為是產地直送,少了舟車勞頓,才能如此鮮美好吃。

有客人嫌說這味增魚湯的魚肉太少,吃得不過癮,但其實這樣的魚湯,對於常常喜歡下廚的我們來說,打包回家再自己加料,是剛剛好的事情。

說起來慚愧,這次與老闆娘閒聊,才想起李義弘恩師特別喜歡吃煎魚,不喜歡吃蒸的,如果只是跟家人來,幾乎都是點煎魚來吃,但是這只有熟客才有機會吃到的福利,老闆娘還是推薦吃蒸魚。

現在春金活海產也有賣魚酥伴手禮,由中央廚房製作,且有兩種包裝,恩師題字是在便利商店販售的。

吃過都說讚,比淡水魚酥還好吃!

這罐鳳尾石花小公主石花凍飲,也是春金活海產熱門飲品,剔透的果凍加上微酸的檸檬汁,相當的好喝。

富基漁港位於新北石門區最北端,富貴角之南岸的附近,遙對白沙灣,而外觀造型有如墨西哥帽的富基漁港魚產品銷售中心,是2013年5月25日才開始營運。

自從開始經營部落格就很想推薦春金活海產,可惜一直沒有正式的機會前來,想不到這次因為想製作關於李義弘恩師的追思影片,也才有緣分可以與老闆娘閒聊,關於與恩師結緣的過程,並來此用餐的點點滴滴。其實閒話家常的當下,內心也很感謝江春金賢伉儷對恩師與師母的照料,常常提供各種生活上的支援,萬分感謝您們。

如果有機會來北海岸遊玩,想吃海鮮,又不想踩雷,當然就要來春金活海產用餐。簡單吃個幾道菜也行,點個炒麵或炒飯,再點個活蝦、海瓜子和青菜來吃,其實價錢絕對是千元有找,若是想大吃大喝,那海魚、花蟹、明蝦、沙蝦、海戰車還是龍蝦等,應有盡有,真的不怕您來吃呦!

魚產品銷售中心A36春金活海產

因為很容易就被龍蝦的小刺刺到,所以春金活海產老闆是用鐵勺撈龍蝦。

除了經營可以大吃海鮮的餐廳外,春金活海產在富基漁港魚產品銷售中心,也仍有攤位持續經營中,讓想要帶各式海鮮回家料理的顧客,或是想自己挑海鮮,再請人代客料理的老饕,有更多機會選擇。當然這裡販售的海鮮種類,會比餐廳稍微多一點,能選擇的數量也會較多,所以如果不嫌麻煩,想要體驗最道地,來富基漁港吃海鮮的方式,就可以先到魚產品銷售中心A36春金活海產,挑選想吃的活蟹海魚,結帳完後,再帶到上方的春金活海產餐廳料理,一樣酌收料理費,也是很不錯的用餐選擇呦!

如果是台灣本地的野生龍蝦,大小會不一,且生猛程度絕對不是澳洲龍蝦可以相比的。

這些是春金活海產特別挑選過的花蟹,一斤1100元,品質絕對是最讚的,當然價格也就不便宜。

這次請春金活海產老闆推薦高CP值海鮮給我們嚐鮮,想不到這鮑魚竟然如此好吃,五分鐘就能搞定上桌,且完全沒有腥味。

蝦頭超甜,蝦肉超Q彈,剝蝦子的時候,光聽那清脆的蝦殼離開蝦肉的聲音,就能知道這沙蝦有多新鮮了!

春金活海產店家資訊

地址:25342新北市石門區楓林路17-8號

電話:02 26382189

營業時間:週一至週五 11:00-19:00

週六至週日11:00-19:30

IG:https://www.instagram.com/wowkenlol/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springGold

以字論字 李義弘榜書〈常鮮〉解析

以字論字,李義弘榜書〈常鮮〉解析 侯吉諒老師點評

落實到書法本身,李義弘寫的〈常鮮〉顯然和《石門頌》原作有一段距離,《石門頌》剛好有「常鮮」兩字,所以很方便比對原帖看李義弘如何推陳出新。

首先是常的起筆三畫,基本上遵循原帖的筆意結構進行,之後因應紙張的大小規格,字體結構很自然的拉長,原帖的常字稍扁而細,在李義弘的作品中字形拉長變粗,這是為了「充滿版面」自然而有的變化,如果按照原作,勢必顯得空濶,不夠緊密。

鮮字在原帖中也是扁而細,李義弘在寫魚字第一筆的時候還是緊跟原帖,寫得很長,中間的田部份結構還是原帖的樣式,呈上窄下寬的不規則四邊形,這種寫法在隸書中經常見到,也是隸書「古樸」的韻味所在,《石門頌》因為刻在山壁上,無法完全平整,筆畫有時會有奇妙的彎曲,這點在臨帖中最難掌握。田的最後一筆筆畫變細,有點碑拓不平整的味道,如果四邊都寫得非常飽滿,就失去碑刻的味道了。

魚的末四點是隸書的寫法,我猜想李義弘寫的時候並未對照原帖,而是根據記憶書寫,加上紙張大小的關係,所以這四點明顯拉長變形,筆法也出現了第三點的楷書切筆的動作,這是背寫古帖很發生的狀況,但畢竟這是隸書,所以在第四點又回復隸書的藏鋒起筆、廻鋒收筆,達到穩定結構的效果。

寫到羊字的時候,臨帖與自運的筆法再度交互出現,有點行書筆意的羊字頭兩點增加了整個字的靈動感,在原作中也是這樣表現,而接下來三筆橫畫又完全是隸書筆法,尤其最後的長畫不直而直,還是回到隸書的標準筆法當中。

最值得注意的是羊字的最後一橫侵入常字,這樣的結構安排應該是一時興起,但也和繪畫的視覺技法有一定程度的關係,這一長橫很巧妙的把兩個字的空間緊密結合,使常鮮兩字成為一體。這種技法在黃山谷之後的草書中經常經常出現,但一般寫隸書還是以單字獨立為原則,李義弘這樣的處理方式無論一時興起或胸有成竹,都值得細細品味。

在上述的運筆描述中,可以清楚看到書寫當下的筆法轉換,臨摹與自運的交互出現表現得相當自然,這種寫法是李義弘的習慣性動作,在他的其他作品中很容易見到,同時由於是極大的字體(136*70CM),筆畫的進行與與變化有足夠的時間處理,如果是寫小字的話,就未必可以寫得這麼流暢。

書法風格的建立本來就是極為困難的事,雖然說每一位書法大家的字體都有其特色,但要形成風格,尤其是強烈的風格,卻很困難。許多現代書家在風格中苦苦追求,甚至用了許多非書寫的技法,噴灑揮濺,刻意在字體上作各種變形,但可觀者不多,主要原因在刻意經營就落入皮相。

當代書家中臺靜農亦擅長《石門頌》,他以抖動的筆法寫出橫畫,最後形成自己的面貌,汪中以同樣的方法寫《石門頌》,卻顯得軟弱了一些,其中自有功力深淺不同的問題,而如何化古為今,更是一大考驗。李義弘以寫為本,加上他畫家經營畫面、掌握材質的本領,〈常鮮〉一作,實在值得細細品味。(本文轉載自侯吉諒老師臉書

總瀏覽 4,396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