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金潛紙使用經驗分享】當代水墨畫家梁震明創作材料的運用想法

Let's share!

Last Updated on 2022-08-28 by 梁 震明

先前梁震明「千岩萬語」系列所用金潛紙是日本製作,是將不吸水之金色紙張上方再貼一層極薄的網紙,故金底仍可透出,但真正承載吸附色粉的是那層網紙,由於質地較鬆,墨韻效果接近楮皮紙,故有難以畫黑的狀況,而塗白即是讓此紙厚度增加,並將纖維空隙填滿以利繪事。此外也會利用風礬[1]及洗米水[2]等方式再次處理紙張。另外在基底處理上,梁震明亦曾刻意將金銀粉加入白色顏料中,當不斷渲染與塗抹後,色粉會轉而累積在紙面上,故有增進質感的作用[3]

梁震明 奇石乾坤系列之六 99.3x168cm 2018(局部)

梁震明 天地無法45.5x53cm 2014.jpg

梁震明 暮秋45.5x53cm 2013

用於個人創作的紙張,原本依尋求學時期的指導沿用,但隨著創作題材及內容的改變,故逐漸從生宣,生紙再處理,到直接用金潛紙。梁震明認為並非宣紙不佳而是時代的氛圍與條件和過往已有極大的差異,生紙的表現性是否因歷代畫家的開發而趨近飽含,這點筆者不甚清楚,但若要突破絕對是極度困難的事情,而平凡如我,不敢妄想成為那萬中選一的人物,只求能順著自己的觀察和個性[4],選擇當下較為適宜的紙材進行創作[5]

喜屋金泥雲母

888888.jpg

近代張大千、傅抱石和江兆申等大師,也都是喜歡嘗試各類材料的畫家。以傅抱石為例,終其一生,所用的紙類,以四川皮紙為主,但亦有高麗紙、煮硾單宣、連史紙、四川夾江紙、帳本紙、寬簾乾隆皮紙、丈六高麗紙、印度皮紙、日本米濃紙、浙江溫州皮紙和乾隆舊宣紙等。此外,他也有收藏的嗜好,並將紙名、購買日期、製造時間及購得張數等,加以紀錄下來,以方便日後使用[6]

梁震明 歲月崢嶸 93x185cm 2014

因選用金銀潛張等較具裝飾性的紙類,引發梁震明不停歇思考如何保留其紙色效果,並研究其相關表現的問題。若歸納這一系列的作品,經歷過下列七種主要紙張再次處理的方法:

金潛紙

一是僅在描寫物象上先厚塗白色及其他顏料。2011年所繪〈龍洞之歌〉即採此法,後續則多用在小幅作品上。

梁震明 龍洞之歌 109x24cm 2011

888888.jpg

二是起稿前就厚塗白色於整張紙面,乾後即打稿上色,再乾刷乙次白色。用此法完成的繪作較多,如〈岩語〉、〈金岩〉和〈石語〉等。

梁震明 金岩(局部)

三是僅薄塗白色兩次,以保留金銀紙色,作品〈望岩〉、〈遠眺〉、〈岩之成理〉和〈岩外之意〉屬之。

梁震明 壁映晨曦 53x45.5cm 2013

四是塗上添加金粉的白色,反覆塗抹兩至三遍,且分薄塗與厚塗兩種,採前者的有〈暮秋〉和〈壁映晨曦〉,屬於後者的為〈東北角探幽〉和〈薄霧微光〉。

鳳凰顏料

夢幻之島(局部)

888888.jpg

五是先用洗米水塗抹紙張兩遍,後用與金粉相調之白色再薄塗兩遍,並等大略的墨彩確定後,再度用金色罩染整張,如〈奇岩無相〉和〈天地無法〉等作皆是。

梁震明 奇巖無相 49×172.5cm 2015

六是先用新調膠彩金銀色塗在紙面,再略為上白[7]及風礬數週後才下筆作畫,計有〈千載悠悠〉和〈磊塊不羈〉等作。

喜屋黃金茶

梁震明 千載悠悠(局部)

七先紙上薄塗含金銀色之白色,後上色用墨,待乾再次刷白壓掉,不斷的重複且漸次慢染。作品〈遠眺鼻頭角〉和〈浪湧奇石〉屬之。

將金色存在於圖景,是為了讓畫作具有虛幻性和裝飾性,亦是希望符合當代美學的特質,不過若是要刻意保留紙張本身的金色,就會造成處理上的困擾,僅能在欲畫之處塗白,但此處理手法亦會讓描寫物象在畫面中有過於唐突的感覺,尤其是在紙本[8]上,裝飾性與繪畫性如何兼顧[9],也因這些深刻的反省讓創作變得很有挑戰性,就如同登高一般,沒有上到頂端,就無法看見另一道光,也不知有另一個更高的難關在等著我們突破。

金潛紙


[1] 由於紙張經久沾染灰塵,讓紙性接近於半生熟的特性,所以此「礬」字是指讓紙張具有類礬紙的特性,而非塗上膠礬水。

[2] 若將洗米水塗抹生紙或熟紙上,可營造特殊的墨韻,或是將生紙處理成半生半熟的紙性,所謂的「洗米水」,即是淘米的水,古稱「潘」,也就是用水洗米時所產生的米白色液體。一般來說是使用第一次溶解的水,因濃度最高。置久會有粉狀物質沉澱,且若是夏日,放置隔夜即已發臭變濁,故需隨洗隨用。市面上有販售「米水玉版宣」的紙品,為中國所製,但在台灣則無紙廠製作。若將洗米水用於處理生紙上,則有濃度不宜過高且塗抹次數不宜超過三次的限制。因為濃度越高,則其暈墨現象會更趨嚴重。塗抹次數若超過三次,則會出現「潘水三熟」的現象,且紙張也易產生紙絮問題。

[3] 雖然中國安徽涇縣所製宣紙紙質良好,利於行筆,亦可將墨色表現的毫無窒礙,但總缺少一點當代性的味道和質感,起初會在洗筆水中加入金粉,並故意整張渲染時使用,讓紙張在光線照射下略顯光澤感,最後也因此想法的延伸而選擇用金銀潜紙來作畫。

[4] 宣紙用於創作,對筆者來說實屬困擾之事,就算同廠同名但不同批的紙性仍有些許差異,而用其他方法無論是塗上洗米水或礬水等,改變原本材質特性之目的性,就是降低生宣的使用技巧性,以提升其在自我繪畫表現的寬容度。

[5] 「墨」的選用也是相同,放棄用固態墨與液態墨,而是直接選擇兩、三種的水性黑色顏料來替代。

[6] 徐善,《傅抱石山水畫技法解析》(江蘇:江蘇美術出版社,1996),頁12–14。

[7] 尤其是金潛紙需再次上白才能讓金粉均勻分布。

[8] 以生紙作畫,由於其墨色是向下滲染,故展出時的視覺張力本難與油畫抗衡。

[9] 若再仔細分析上述七種處理金潛紙的手法,則第二種及第七種是完全不考慮紙色的裝飾性效果,當然作品的表現性相對較多,可惜會有使用矛盾之處,這也是其他方法為何會採用的主因。至於另外五種方式,雖可保留較多的紙色,但物象描繪上無法隨意揮灑,且相似的紙金效果,亦會造成多件畫作視覺效果過於雷同的問題。

總瀏覽 23,413 次數, 今日瀏覽 1 次數